界面新闻CEO何力:积极、沉浸其中、有意义、有成就和良好人际关系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

1989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历任记者、编辑、总编室主任、总编辑助理等;2001年1月起先后担任《经济观察报》总编辑、社长;2006年11月任阳光媒体投资集团新媒体业务总裁;2007年9月加入第一财经传媒,任《第一财经周刊》总编辑。 2009年12月起加盟《财经》杂志,出任主编。2011年初,出任《全球商业经典》杂志总编辑。目前,负责“界面”项目

W92A0335

 

 

导师介绍:

何 力:上海报业集团新媒体企业界面创始人兼CEO
1989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历任记者、编辑、总编室主任、总编辑助理等;2001年1月起先后担任《经济观察报》总编辑、社长;2006年11月任阳光媒体投资集团新媒体业务总裁;2007年9月加入第一财经传媒,任《第一财经周刊》总编辑。 2009年12月起加盟《财经》杂志,出任主编。2011年初,出任《全球商业经典》杂志总编辑。目前,负责“界面”项目,据悉,该项目投资额不低于4亿美金,有媒体人评价,这是一个值得注目的创业浪潮,他们无疑在引领中国媒体的变革,进而改变权力序列。无论成败,意义非凡。

何力:积极、沉浸其中、有意义、有成就和良好人际关系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

今年我们年轻人其实一定有条件发展自己的兴趣,因为来自于社会或者来自于家庭的支持,可能使你能够发展各种的兴趣。但其实呢回过头来用我的人生经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社会的、文化的这样一个大的潮流,可能才是我们未来所要面对的更巨大的一个考验,或者说我们正常的人很难或者太难摆脱整个的经济、社会的这样一个大的环境对我们自身的影响。

为什么今天我一会儿想给大家放一段美国的这个雪莉·特克尔这个社会学家应该是写的这个《群体性孤独》这本书,他有一个关于这本书的一个(英文)的演讲,可能大家有人看不懂。他其实就在说我们觉得我们现在获得了自由,你看我们现在可以更自由的协作,更自由的把我们的意思分享在演说上、分享在微博、微信上,在朋友圈里,我们可以做一个公号就能够成为一个自媒体。而过去这是一个多么高的门槛的职业。然后我们可以做直播,直播过去只有名嘴什么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在电视上露骨,在视频上成为大众崇拜的偶像。

今天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变成这样的特能,事实是这样的吗?可能是这样的,也可能不是这样。未来至少这本《群体性孤独》,这本书提醒我们是说既符合经济社会的发展貌似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但我们是不是其实在不知不觉中隐藏着发生的努力,换句话说我们看上去是我们自主在做选择,在做任何一件事情。我们一睁眼就来看一下微信的朋友圈,但是我们自主的选择吗,还是我们其实已经被一个神秘的力量在我们某个部位植入了一个看不见的程序,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技术程序的一个奴役,我们迫不得已的做选择。

我的意思是说其实这个社会的这个潮流和时代的发展,我们身在其中然后我们应该让自身拥有一种能力,就是在某一个时点上适当的和潮流保持距离的能力。我想如果你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拥有这样的一种能力。当然事实说我们最终的行为一定是一个更主体的是一个从众的行为,就是大家都穿衣服,你偏要不穿衣服这不是什么嘛。就跟我们去那个比如说摩纳,尼斯附近那个地方,法国南部有那个天体异常。

    大家想一想看,如果大家都不穿衣服,你穿着衣服就显得很尴尬。所以实际上我们正常人的选择都是群体的选择,因为人类是一个群居的社会。但是,盲目的群体选择和有意识地跟这种群体训练之间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

    刚才我开玩笑的说,其实我们大多数人最终的结果,比如说我自己,其实我从来没有说我自主的选择真的。我从出生完了读书,本来我喜欢文学,我父母说不能学文学,因为他们在文化大革命这个事件中受到了冲击。所以他们觉得学文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因为学文就会跟思想、文化、意识形态挂钩,而意识形态跟政治在中国他们是认为是比较害怕的事情。所以学理,所以那会儿有口头禅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怕。”我就迫不得已的去学了化学,但是后来我发现热力学第二定律还是给了我很多启发。使我常常后来在工作中面临着一些学新闻的、学文学的有一种自豪和骄傲。觉得理科难,他的这个脑子比他们好试,开个玩笑。这不是自主的选择。

然后,人家都有目的地去找工作了,我们在那排话剧,玩话剧。最后发现毕业了,毕业那就等着学校给你分配地方。后来我想出国,因为我的岳父是一个中医跟着他去日本,觉得在日本搞一个中医诊所据说能够挣很多钱。就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后来种种原因这事没办成,我就没事干。突然这个时候有一个单位,一个叫中国工商时报的在招记者,我太太认识他们,我太太当时是在北京日报工作过,认识他们其中的一位领导就写了个信我就去了。

去了他们说你学什么的,我说学化学的。你会写文章吗?不会。那你当什么记者呢,我说干什么都行,他说你到办公室工作,办公室各种杂志。结果我在上班的第一天碰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个人是中国新闻界一个很有名的,也是我们我们中华工商时报的创始人他叫丁望。大家如果查的话,丁望是中国新闻界一位老前辈。

他在创办中华工商时报这一年的时候其实已经63岁了,比我现在还大很多岁。他原来还做过《中国青年报》重庆记者站的站长,做过《工人日报》和《经济日报》的副总编辑。他在《工人日报》做副总编辑的时候,曾经发表过一组,就是在他的主持下一组非常有名的报,就是关于“渤海石油钻井平台的事故的调查”。

如果对中国的新闻史了解的话,那是当时一个很重要的事件,那个平台翻掉。后来11年《工商日报》冒着风险做出了这样的一组报导致当时的中国的石油部长下来了。这个是上个世纪80年代早期的事,刚刚改革开放。丁望就决心创办这样一个报纸,当时就找了来自《中国青年报》的高老师,我们财经新闻界这个老大胡舒立,胡舒立当时是在《工商日报》从事国际报道。《工商时报》还有一个很成功的,他原来也是我们《工商时报》的记者,在《工商时报》工作了能有四年的时候叫王长田,他现在是光线传媒的董事长。其实他也不是主动选择。他是后来去北京电视台帮忙做一个栏目叫《北京特快》。后来他被迫辞职,他就迫不得已辞职了。辞职了就没事干,没事干就凑钱据说几个朋友当时凑了十万块、二十万,在1995年还是1996年的时候,创办了一个节目公司叫光线传媒。制作娱乐的节目,其中有一个股东是我们《工商时报》的一个同事,当时在这个项目占股大概有20%,十万块钱出了2万块。

后来这个公司一年以后就快倒闭了,做不下去了节目也卖不出去,惨淡经营那哥们。当时2万块钱也挺多,因为当时工资可能也就一两千块钱一个月,一千八百,他非要找王要,说不行我家里缺钱用,你把这2万块钱,王就把钱还给他了。今天创建的市值应该有700亿吧。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人生有的时候是没办法。没办法做选择的,刚才我还跟小靳说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曾经2010年的时候我高中毕业30年,我们搞了一个同学聚会,美国的、加拿大的、什么瑞典的反正来了很多,我们当时班里有40来个来了有20多个同学吧,还不错,

就是大家在一起每个人都说一说,自己从高中毕业以后18岁这30年来走过的路,我在那听下来呢,最后总结下来你就会发现,每个人都有机会。就是说从世俗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们毕竟今天的成就和成功是一个怎么说呢,一个来自有很多渴望的一个社会,大家都还都喜欢这个东西。

更多的名望、更多的财富这理由不可厚非,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获得的比他们今年获得的更多,你听下来至少有一次,有的人甚至有两三个机会。后来我就在想,其实大多数人就是这样,我的祖父就是我的爷爷,我的亲爷爷他其实一生也有很多机会。他早年间认识梅兰芳先生,然后他也喜欢京剧,就跟梅兰芳先生一起创办了美国剧社。其实如果他在美国剧社坚持下来,哪怕帮梅兰芳做个助理呢,后来应该也不错是吧。玩了一会儿不玩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又认识了曹兵(音)这个也不错,在今天看跟着曹兵搞话剧,这件事要是坚持下来也不错。后来又不玩了,后来他喜欢考古,结果就经人介绍认识了裴文中先生。

如果你们了解的话,在中国考古界裴文中先生是很了不起的人,是他发掘出了周口店的那个北京猿人的头盖骨化石,裴文中先生当时是在协和医院工作,就是考古是归协和医院考古所,我爷爷在协和医院跟着裴文中先生去周口店挖这个,你说挖这个当时收起来,或者好好地跟着裴先生也不错,结果也没弄好,结果还把头盖骨被日本人给弄丢了。

可能在座的诸位因为很年轻,也许你们还没有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美国的经济学家叫塞利格曼他提出了“要想获得一个幸福的人生,赚取的工作或者说需要哪些要素。”我们24号的那一天我们有个书院, 就是一些新闻界的一些好朋友大家经常在一起聊天,我们每个月有一次聚会。书院发起理事都很好,我们这一任的主席叫吴伯凡,就是东吴相对论的老师。还有很多发起理事,像逻辑思维的罗振宇,爱奇艺的龚宇,还有王凯,凯叔讲故事。

那天一个老师分享的塞利格曼的五个幸福要素。我觉得可以在这儿说一下,要有积极的情绪,对任何事物的时候还要有积极的态度。第二,一点就是沉浸其中,刚才我说人口有规模和密度,其实实践也有,就是我们称之为荒漠的实践。还有好的实践和坏的实践。如果那些我们沉浸其中的专注的注意力特别高的,有价值的实践,忘我的还是那些无聊的、空虚的,就这么度过这个时间其实这两种时间是不一样的在我们一生中。但是我可能这个也错,这个也喜欢这怎么办,都不专心。第三条呢他说要获得良好的人际关系,这个人际关系当然包括家庭、包括社会。第四条就是你要有所超越,要寻求意义,所谓意义就是说不仅我们作为一个人,涉及到更多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个个体我有很多问题,从《金刚经》的角度来说,其实我本身就是个虚的东西,我不是真实的存在,我要什么有什么。它是人出生以后在这个社会教育、熏染过程中逐渐建立起来。你仔细想一想我这个概念本身可能真的不真实,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超越我的东西。

在我们的有限的一生,哪怕只用很短的时间,我觉得可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快乐。当然最后是成就,所以总结来说什么是好的人生,就是要快乐的,沉浸其中的、有意义的、有成就的和良好人际关系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就是我们今天大家分享的时候的一个观点。(来源:何力老师在第八届中国传媒梦工坊的讲座片段内容)

本站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http://www.cctvdreams.com/2847.html
中国(传媒)梦工坊保留文章版权、解释权以及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