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终身教授边燕杰:自己的心要是一颗平常心

边燕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终身教授、美国社会学学生亚洲分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国庆观礼代表,曾任香港可接大学学部主任

W92A1618

导师介绍:

边燕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终身教授、美国社会学学生亚洲分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国庆观礼代表,曾任香港可接大学学部主任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西安交通大学实证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终身教授。南开大学哲学学士、法学硕士,美国纽约洲立大学社会学博士,美国杜克大学社会学和亚洲研究博士后。曾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教授、讲座教授,部主任,调查研究中心主任,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曾任北美华裔社会学家协会主席,美国社会学学会亚洲分会主席。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终身教授边燕杰:自己的心要是一颗平常心

在未来人生进程当中,有很多重要的时刻,把握重要时刻是自己成功,从一个成功走向另外一个成功,再走向也许加一步引向最后的成功,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总的目标。走向一个成功有一个要领,有一个不应该叫诀窍,就是叫自己的心要是一颗平常心。

1965年日本的名人赛是日本的若干大赛之一,棋盘区的第一局棋,就是台湾裔的这个选手,23岁的林海峰,不仅已经非常驰名在日本棋界的九段,叫做坂田荣男。他第一局输了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下了,不知道对付这个对手应该怎么办,就悄悄的跑去拜访自己的恩师,当年51岁的吴清源。

当时的吴清源已经在日本非常非常出名了,他就去找这个老师想讨教,说我这个战法应该怎么调整。吴清源一下子就看出来自己这个徒弟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慌,就是心里边期待拿到这个荣衔,名人荣衔太期待了,所以就发挥失常。

我个人认为在我们中国文化里面生长,中国文化是激励人的,但是也是压抑人的。这个我在研究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长期的历史当中能够感觉到,最潜在的压力就是来自于父母,父母会告诉你标准是什么。而你当时或者不理解,或者做不到,所以就有一个强大的叫做结构、文化、概念、理念对你的压迫,然后你自己的发展是在压迫过程当中。

吴清源就说,那我就教给你三个字,平常心。你不可太过于患得患失,心情要放松。不要怕输棋,只要懂得从失败中吸取教训,那么输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今天失败一次,明天便多一分取胜的把握,何必怕失败呢?和坂田九段这样的一代高手一起赢棋、输棋,对你都有好处,只看你是否对的珍惜这份机缘,希望你保持平常心情,不要患得患失,他又了重复一遍。

所以国外有一个弱关系理论,讲的是通过比较不那么强的关系,能够获得非重复性的有价值性的信息。就是通过弱关系获得非重复性的信息,所以弱关系是成功道路上重要的关系。

我的一个在香港科技大学的同事,也是犹太人家族来的。我有一次跟他了解,他是一个著名专家,我们当然聊天用英语。我就问大卫,我说大卫你们犹太人怎么那么聪明呢?他说你们中国人也很聪明。我说是我们聪明,但是好像发明创造各方面不如你们。他说,他是中国专家,他说中国和犹太人共同点都聪明,但是差异点就是我们喜欢辩论,你们好像除了吵架,政治上都是同意的,都是Yes,你们是在这种传统的权威文化里成长出来的。

基辛格他们那个大的家族,是德国裔的犹太人家族,出了很多很多的著名人,爱因斯坦也是那个家族的,很多。所以我们知道基辛格在法国读书,本来不成名的是说,法耶的毕业生不能留在法国,但是他被留在法国了,不愿意走,因为他很出名。本科生的学术论文写的就很长,当然提出来的地缘政治等等一些,现当代关于美国政治理论。他就说中国的文化磕头,意思就是说地域的尊卑是在中国文化里头最关键的一个要领。就是说你对中国人,一定要注意这个地位的问题,一定要注意。换句话说中国的文化最根本的核心点不是平等文化,它是一个地域文化,差异性文化,不平等的文化。

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我们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小米加步枪,就是那种。人家是飞机大炮,英国人是飞机大炮,当然这个实战还有飞机,形象比喻是这样,但是毕竟打败了。觉得他们在圣经的文化里面得到了真经,所以把美国建造的这么好。但是美国人到此为止吗?不是到此为止,他们愿意,觉得自己做了真经,又是上帝的信徒,所以就接受了上帝的一个指派到世界各地去传教。他虽然不是传教的教,他是传经,什么经呢?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等等等。他就说,听他说美国是这样说的,但是中国不是,中国就是一个围棋,它是在守当中攻。

何一个项目没有竞争,没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投资者在那竞争。竞争之后怎么叫高呢?就是说你投资者想得到一个项目特别多。互相之间要发展,互相之间要竞争。第二个经济领域里面的概念叫不确定性,当然不确定性理论来源怎么说呢?中国的改革开放发现,改革开放不断的进程就提高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当然不确定的经济可能是活跃的经济,这个时候我就看中国的经济是从低的状态,两种概念都低,所以经济比较死,比较垄断。

我稍微论证一下,这个不确定性我个人认为,是跟我们中国的改革开放方略,推动的策略相关的。大家如果研究过这个问题,还知道1978年状态的时候。我们当时有三大策略,都是被邓小平提出来的,最主要的一个叫做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给你划好的摸着走,斜着走,这个意思就是说很多东西是不透明的,可以干,不能说,说了的,都干好了再说,不透明。

第二个就是叫做试错法。试错法的前提就是叫实验,但是实验都是在任何一个具体的地域搞的,四川、安徽是吧,它那边改革了,其他地方没有动。但是任何的改革,如果是从地方实行的话,它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东西,这个就使得规则本身增加了地方性,也就是全国的不确定性,摸不清,还没有增长。

最后一条,就是我们的竞争。我们竞争最初的是非竞争的状态,后来的竞争经过了几个方面,竞争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的了,也就是内部的竞争,让简政放权,后来我们就是产品市场开放了,再后来劳动力市场开放了,再后来金融市场开放了,后来我们2001年后全球化的经济。所以中国的经济现在是一个全球方面的竞争状态。

如果做中美比较的话或者叫中西比较,我把美国作为一个例子,作为一个西方的例子,因为我对美国比较清楚。在美国就发现他们的政府原来比较稀松的,不是说什么都管的,只管一个规则。他的最主要说政府建立起来的那个理论的依据,合法的依据在于保护个人权利和个人利益,维护私人利益,是他的最大目标。你要去读美国宪法的话真是这样的,因为它的文化就是这样的,所以美国人个人主义特别强大的文化里面个体,他的指挥行为、群体行为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今天时间不是太多,但我要加了三个中文词,我就可以告诉他们这里边成长出来的孩子,有三个特点,叫自省、自选、自主。

什么叫自省?发现错了,自己纠正自己。自选,很多不同的选择。最后自主就是我一生关键的重要决策,是我自己主张的。说的好听,不见得做得到。前两天我参加了一个派对,我的老同学来了,他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德国裔的美国人,带着两个孩子,跑到我们香港那个西安交大我来讲课,找了一帮老同学。    后来我又傻了,说这孩子一个8岁、一个10岁怎么那么乖啊。后来我就说,那个母亲不是中国人吗?我说梅梅你给介绍一下,她说从小就这样,从小就是这个,我们中国的人宝啊,亲啊,溺爱,就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孩子身上。美国的孩子从小就是什么都自己的,玩这个手游、游戏机什么的,全都是自己,吃完了就跑了,我也不跟你凑热闹。所以自省、自选、自主,在英国文化里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这是美国的文化。

在我们中国这几位老先生研究我们中国,后来我们就知道中国有五有,在传统当中这是最重要的,军人有意,夫子有亲,夫妻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然后还有三纲五常,“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然后仁义礼智信,还有就是所谓的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所以我们这个传统文化,事实上到了1949年我们社会主义开始,共产党党领导这个阶段的时候,新中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个变化1949年开始,我们知道关系文化里面的核心要素是家庭关系,亲属关系和类亲属关系,叫类亲属,什么是类亲属?就是本来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本来不是父子,酷似父子,师生如父子。给你们大家讲个故事,我不是出国很早,30岁出国,加上以前又没有上过很多学,下乡什么的,所以就没有赶上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这个道路。很多都关于文化新的东西不知道,回国工作有的东西让我非常吃惊,比方说就是这个类亲属关系。我在交大校园走着,背后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领着她的儿子,挺欢快的儿子。然后我说老师,我就走在这儿了,她那小儿子,因为我的姓不是很奇怪嘛,很少,边本来就奇怪,他就问她妈妈,什么老师?我听见了,我们一起走过的。然后她妈妈告诉他边老师,他一下就边老师,那孩子很活跃的,我就忽然给他打招呼,给他妈妈吓得,因为那孩子很小。边老师不是你喊的,喊边大大。我也不是你大大,为什么大大,边大大,拉距离,心里距离,换句话说中国的关系主义,事实上将非亲戚的关系亲属化了。

我们的社会就是这么一个交织,层叠交织的关系网络,在费老的眼里中国就是这。现在是不是呢?这个是实证问题,大家回答。我们说讲中国传统,现代社会简单换一个社会,社会我们说德国,美国、英国或者说中国的未来和中国的某些地方,中国的某些区域、中国的某个层次、中国的某个群体,是现代的地位模式,什么叫地位模式?我是跟你们俩熟,但是熟咱也得讲权、责、利,按照权责利行为,不能按照神经病行为。权责利用费老的这个表达就是说,他是苏南人是苏州人,他是苏州人进山砍柴拿回家来烧。他说西方人,地位社会的人就是一根一根的柴火,你们看到了吗?那互相是绑在一起的,但是人和人之间是没有交叉的,就是利益和价值的相对独立性。

总的结论是,中国现在的这个关系主义总形式是上升的,但是有条件的下降。让我说一下模式,我这里面有四个分析,但是基于我的一个理论探索。先看一看我们社会学的前期研究,前期研究如果你持关系会保持不便,关系会下降,关系会上升,这三个结论都能找出,前期研究任何的理论支持。第一个支持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弱关系理论的研究,意思就说经济的活动,经济的制度,经济所有的过程都嵌入人们的社会网络。为什么呢?因为社会网络提供两个至关重要的资源,是经济活动离不开的。第一个是心,第二个信任。

我们谈一个理论,大家以后都是要搞研究的。研究最切记的东西是不知道,胡思乱想。第二个切记的东西是知道,只是描述现象。最好的是知道描写现象,通过现象看到了本质的内在逻辑,提出一个理论了。我们刚就看到好多现象在上升,为什么?这就回答我刚刚休息之前提到的那个理论,不确定性在上升,体制的不确定性在上升,竞争在加强。这两个导致了关系作用的加大,但是最后一个象限,第四象限文章上写的是然后关系。就是不确定性在下降,竞争在提高,所以这里边相对来说,关系的作用空间是有条件的保持和萎缩。

劳动力市场的资质应该是我的资质表明我的能力,我的能力是能够促进你的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所以你要基于我的能力里给我分配工作,给不给我工作,分配我工作。基于年龄,基于性别来选人的话,那是一个歧视概念。所以我们基于了第五个模型,我们就把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从1978年缩到了2014年,这个体制是2009年的,2014年没有补上来。总的趋势是这样的,关系主义在上升,关系主义是在上升的,不管是信息还是人情关系。但是市场化也在上升,看这个短的,这个是樊纲算出来的市场化指数是在上升的,但是我们的数据比他的数据大,他是从1996年开始算的,1995年。但是我们,因为我们的数据是从1978年开始,所以我们就用了替代性的指标,这个替代性的指标就是非国有工作的比例,也是在上升的。

制度化程度越高就越低,制度化的程度越低,不确定性越高,这个可能就加大。所以简单的应该说是很清楚的,就是要体制改革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方向。那在那个市场里边,在这里边是不是这里边是比较干净的,人情主义是被驱除的,我们并没有回答,这也是可以研究的。

我们的实证研究说明了,现在的关系文化是靠操作的,是可以量化的,是可以科学家去研究的。(来源:边燕杰老师在第八届中国(传媒梦工坊)讲座片段)

 

本站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http://www.cctvdreams.com/2874.html
中国(传媒)梦工坊保留文章版权、解释权以及相关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