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六感想】 大大的世界 小小的我们

想想还是动笔了。一是怕这份复杂而不言其说的心情持续不了太久,二是觉得总该给这场盛大的远行划上一个句号,不然,还真回不到自己的生活中来。一生之中,能让自己撒手写出一堆矫情文字的回忆有多少?如今坐在熟悉的瓯江之畔,看江的另一边灯火璀璨,霓虹漫天。十六天前在这里告别了温州,启程到了北京,到了梦工坊。十六天后,灯火没变,江水依旧,甚至连江风中黏黏的味道都未曾改变,只是,人已然是另一个模样。

original_1656_77450000d74e118c

梦六学生,浙江大学王孙雷

写完这篇文章。就过回自己的生活吧。

想想还是动笔了。一是怕这份复杂而不言其说的心情持续不了太久,二是觉得总该给这场盛大的远行划上一个句号,不然,还真回不到自己的生活中来。一生之中,能让自己撒手写出一堆矫情文字的回忆有多少?如今坐在熟悉的瓯江之畔,看江的另一边灯火璀璨,霓虹漫天。十六天前在这里告别了温州,启程到了北京,到了梦工坊。十六天后,灯火没变,江水依旧,甚至连江风中黏黏的味道都未曾改变,只是,人已然是另一个模样。

坐上延误了四个小时的飞机降落北京时,拖着沉甸甸的箱子,推开901的门,一个满嘴东北味儿的室友迎面接过,说“Hello”,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接下来的半个月,上课、比赛、熬夜、通宵、逃课、聊天、玩闹,直到现在坐在家中,回忆起那些岁月还是觉得像昨日发生的那般真切。第一天,我们就打了通铺,大大小小七个军绿色的床垫铺满了整个寝室,后来我们离开的时候,一个一个把垫子搬了回去,寝室又变回了我们来时的模样,我们几个站在那看着,大宝哭得稀巴烂。还记得那天竞选导演班委,大家都奔上去冲着自己心仪的方向叫嚣,丹妈发来微信让我懂得争取不要总习惯退缩,我说,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看得到她眼里深深的失望,煽动着我小小的自尊,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后来我走的时候回405抱了抱她,转身离开,没有一句道别也没有一句感谢的话。那天深夜,大雨倾盆,躲在地下通道避雨的四个人,大宝、贱贱、K哥,还有一只尾随的小黄狗,我们全身都湿透了,那是我在北京看过最大的雨,电闪雷鸣,后来离开的时候,海底捞门口,贱贱喝多了吐了一身,抱着大哭。大宝和K哥到车站送我,紧紧抱着,电梯口转身我看见他们还在原地看我,动车开动时我终于止不住了。微电影比赛前一晚,凌晨一点和月月坐在楼梯口做最后的文案,昏黄的钠灯很容易暗,每次都要用力拍地才能又亮起来,十天下来月月也过敏红肿,憔悴包裹了一身。后来离开的时候,从901开门出来看见月月站在门口,“我要走了来告个别”,最怕的离别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是不是真的后会有期。最后一天在益羽姐和80姐的寝室,80说看你们在台上不知道反驳什么的时候真的好心疼,那时候好想大哭一场,十天就这么结束了,聊了两个小时却不知道最后该用怎样的故事结束,后来我走了,抱了抱她们,仅此。所有的相遇相知都显得太复杂太臃肿,而所有的离别都太简单太平淡。到最后,我们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告别,告别了简单而又复杂的人情关系,告别了每天挣扎着起床而又迟迟不睡的梦工坊,告别了这个有别于所有人大学生活的大家庭。开始动笔的时候,不想写这些情愫,似乎回忆起这些用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只是,笔下却自由地回到那些岁月。现在耳机里又放起了《那些花儿》,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样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拥有你们的春秋与冬夏……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站起来喝了杯牛奶,江边乘凉嬉戏的人慢慢少了,绚丽的霓虹也慢慢熄灭,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灯火人家。每一小点灯火下是怎样一个平实或惊心的画面,也罢,在佳能的大光圈下,也只是大块灯光。世界太大,我们太小。大一一年,总以为自己很大。在一个国内还算不错的学校,有着暂时还够抓奖学金沫的绩点,大一便争取当上了社团会长,导演了多场晚会,也风生水起地干着和自己专业相符的校媒,还谋划着和小伙伴创立了像模像样的工作室,一直在飘飘然中寻找着自己在这么一所偌大的综合院校中可恶的存在感。不来北京,我都以为这些是真的,世界真的太大,我们都是小小的,小小的尘。伪理想主义加上过分的完美主义,功利,想争职位争荣誉想获得;急切,一年来完全忘却了高三的谨言从没好好坐在看过一本书;狂躁,过度地去分析别人的看法不懂争取不懂实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很没脸没皮地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为自己的新闻而努力,甚至觉得自己积累足够可以去新闻传媒圈好好打拼。来北京的第一夜我懵了,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见识短浅的人,可是看到眼前的人讲着自己滔滔不绝的荣誉时,我开始学会承认自己这二十年来都不愿承认的软肋。说真的,我不羡慕也不佩服那些荣誉,我也不觉得他们很遥远。但我羡慕也佩服那些敢在舞台前后去尽自己全力绽放自己的人。十几年来,一直用职务和外表来模糊自己的表达与谈吐,用模糊硬撑了那么多年,终于在这里崩塌,这是我最感谢MGF的地方,也是MGF第一个教会我的地方。后来的日子,每天N个小时的讲座,几十位的导师从个人讲到国家,从政治讲到经济,从未有过的求知欲就这样膨胀着。我不是一个对国家体制政治问题有多么敏感的人,却也能从导师的言语中捉出一些恍然的东西。每段故事,每种言论,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着重号,我只能用瞻仰的姿态告诉自己“好好吸收,好好明白”。回来的路上把笔记本翻了一遍,我想至少目前我是没那种能力把这些东西吸收完全,也许要像益羽姐说的,“很久之后突然翻起来那年的笔记,奇迹般发现竟然能看懂那些精辟的东西了,就只能坐着怪自己当时不认真记得太少”。导自制节目时一头雾水,央视编导在身旁说着,无助得想哭;新节目大赛没有准备时间,一边在厕所换衣服一边准备讲稿;微电影大赛前一夜出现大BUG,无法着手坐在楼梯上问组长怎么办;我也终于明白了那句话“梦工坊就是你哭着说我不行我不行,但到最后一刻,在舞台上,大家依然会绽放。”我想这十天下来有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有些意识已经化成零件,无须多说也说不出来,而在生活里慢慢沉淀。

录微电影时,80在镜头的另一端问我,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大笑,“我也不知道,可能梦工坊结束了我就知道了”。来MGF之前,我抱着这样一种会瞬间顿悟,立地成佛的期许。走的时候,我才明白这种想法的可笑。其实十天能改变我们多少,能改变我们什么?让我说,我真的说不出来。或许很多能说出来的东西都太浅显而虚假,是啊,我还是没有看清楚自己的梦想与未来,也没有顿悟某个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我也从来没有那么坚定地知道了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好好学专业,学英语,多读书,认真做社团,跑新闻,做工作室,多争取机会,多交朋友,多听分享用心交流,用心承认,用心改变,好好旅游,好好利用大学和梦工坊的广阔平台,将自己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化,让自己每一天都起舞。我很幸运在大一就可以进入梦工坊,可以有机会也有时间好好去把握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好好告别浮躁不安的大一,给自己多一些理由。很喜欢宝强哥那句“越努力,越幸运”,我想加一句,“越幸运,越努力。”

不知不觉夜已入深,江边的浮华也静静入睡了。想想十几天前的现在,我们还围坐在狭小的405吃着夜宵头脑风暴,或者,已经躺在901和室友开着费心费底的卧谈会。那注定是我这一生都无法抹去的记忆,大大的世界,小小的北京。大大的北京,小小的梦工坊。大大的梦工坊,小小的我们。大大的我们,小小的901,小小的三组。我还是不相信梦想不想死,但是我相信只要踏实梦想会有另一种出现的方式。世界太大,我们太小。用小小的眼睛看大大的世界,用大大的眼界寻找小小的自己。

整理完电脑里密密麻麻的梦工坊比赛资料,清理干净,我的这个夏天也要真正结束了。又回去点了一遍《那些花儿》,还是用这首歌作为结尾吧。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有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与冬夏。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本站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http://www.cctvdreams.com/1618.html
中国(传媒)梦工坊保留文章版权、解释权以及相关权益。